佳作共賞

我不再是小孩子

「爸爸要回去了,我給你一顆種子。你要悉心種植它。」爸爸的話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,看在花盆中萌發的種子,我必須知道自己不再是小孩子。

爸爸每次來到香港時,都喜愛與我結伴去逛商場。我和爸爸來到了簇新的商場,那裏人們熙來攘往,我跟隨爸爸的腳步來到書店,在那裏博覽群書,我也停住腳步,了解這博學的奧秘。忽然,有遊客離開時遺下自己貴重的物品。爸爸見了後,二話不說地撿起還給物主,我看見樂於助人的爸爸,讓我想起從前頑皮的我。

「如果我把別人的文具換成我自己殘舊的文具,我就可以不用再購買新的了,豈不美哉?」我偷偷地如期做事,把精美的文具據為己有。沒有過了多久,我的行動就被爸爸揭穿了,我被爸爸打得渾身傷痕,但禍不單行的是,爸爸把事情告訴了班主任,我被限制了小息的活動自由。我低下頭,感到十分慚愧。

「你還站在這裏幹什麼呢?趕快過來吧!」我急忙地走。爸爸走進一間商店,買了一顆刻有「快高長大」的巴西豆給我,我還想告訴爸爸購買新的花盆時,我制止了自己。

記得在小時候,很多同學都有最新潮的球鞋。我看見同學在課室裏炫耀自己最喜愛的鞋,我回家後,迫不及待地告訴爸爸,希望得到相同的,然而爸爸沒有應允我的心意,只是揮指指向那殘舊的球鞋,我十分失望,也很憤怒。後來我看到爸爸那破爛不堪的球鞋,知道曾經他與朋友們一起打籃球,即使爸爸知道自己的球鞋是最陳舊的,但依然穿著它。

回家後,我收拾桌子,把種子埋下盛有泥土的水瓶裏。

爸爸的手錶放在堅固的桌子上,我拿起水杯時不小心打破爸爸手錶,我驚慌失措,馬上撿拾散落的零件。「莫慌,莫慌」爸爸在我身後走了過來。「不只是手錶麼?最多不戴罷了。」爸爸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低下頭,始終也沒有對視過一眼。我很自責,要是自己能够小心謹慎就不會打破爸爸的手錶。

每次我做錯事,爸爸總是為我負起責任。

那時我還小,經常喜愛在公園踏單車。下午之時,爸爸比平時早了回家,卧在沙發上休息。我在家中遊手好閒,於是我非要拉著爸爸的手走出家裏,爸爸只是點點頭,就跟隨我去踏單車。

爸爸蹣跚地跟隨我,我沒有多理會,只是得意忘形。當我經過一條小徑時,突然有輛汽車駛過來,我躲避不及就撞了上去,爸爸目瞪口呆,趕忙和司機道歉,我在遠方看見爸爸在錢包拿出含辛茹苦掙回來的金錢賠償對方。我不服氣爸爸這樣做,氣沖沖地向爸爸傾述,但爸爸搖搖頭,說聲「沒事了。」我低下頭,流下淚水。

要是自己能够更成熟,爸爸就不會為我受苦了,要是自己能够更懂事,我就不會強逼爸爸和我踏單車了。要是自己長大了。就不必讓爸爸為我操心。「啊,他不一直教導我麼?長大了必須要誠實,知足和關懷人。」

次日,爸爸要回鄉了,雖然覺得依依不捨,但我終於抬起了頭,感激他一直教導我。

新發芽的巴西豆,脫落了種子的外殼,在曙光中長大了。我流下淚水並笑了。